中國網絡通訊社

94歲新四軍戰士被鄰居違建煩擾數年

來源:央廣網 發布時間:2020-11-08

中新社廣東發布11月8日訊 違章建築存在侵占安全通道和非法占用耕地等、影響城市公共空間、破壞生态環境等特點。不同于普通居民樓,别墅區的建築相對獨立、隐蔽,具備加建擴建的空間,坐落在深圳市羅湖區蓮塘的仙湖山莊因有多處建築存在私自加建、擴建和占用公共空間等問題,加上業主舉報無果,在2018年、2019年受到多家媒體關注。

61

16歲加入新四軍、參加過抗日戰争和解放戰争的胡文輝,獲得過淮海戰役紀念章、渡江戰役紀念章、解放華中南紀念章,1955年獲解放獎章,離休後和兒孫住在仙湖山莊,安享晚年。但沒想到的是,這幾年老人因鄰居違建而緻身心俱疲,正常生活受到嚴重影響。

今年94歲的胡文輝,9月份接受記者采訪時還執意要穿上舊軍裝,談吐間思路依然比較清晰,“我這個九死一生活過來的老兵,以為可以在晚年的時候過幾天安穩日子,沒想到因為這件事情心裡窩火了幾年。”胡文輝的家人向記者提供的一段視頻内容顯示,9月1日,違建方又安排人躲在雨布下施工,旁邊還有一個彪形大漢。

胡文輝家屬對記者說,在“九一八”事變89周年紀念日,胡文輝老人一早還收看了有關新聞。然而,上午鄰居家又開始違建,負責照顧老人的保姆為了阻止鄰居繼續違建侵害,反而被對方誣告,傳喚至派出所,緻使老人一度無人照料、身體明顯不适,被送往醫院救治後,醫院一度出具了病危病重通知書,幸好在9月19日病情好轉。

然而,剛剛出院後的胡文輝于9月底昏倒後再次住進了醫院。據其家人介紹,因違建方和其朋友多次在小區業主群裡恐吓、威脅其家人,肆意公開保姆的傳喚證、身份證等各種個人隐私信息、誣蔑老人家是黑惡勢力等攻擊言論,又加上老人住院前違建方的雇傭人員白天黑夜不時地通過敲打牆壁等方式影響老人休息,緻使老人身體狀态很差,急火攻心昏倒。直至記者發稿前,胡文輝還住在醫院重症病室,至今還在昏迷,沒有脫離生命危險,胡文輝家屬已經就此事向派出所報案。

胡文輝老人的家人說:“2017年底,鄰居不僅擅自更改了自己房屋的原有結構,還強行切掉了我家的屋頂、屋檐、瓦溝、下水管等各種設施,緻使我家房屋結構被嚴重破壞,大面積漏水、漏電等。為此我們和管理處負責人多次找其溝通、協商,不僅沒能阻止鄰居違建,更遭來鄰居變本加厲的動作,幾次糾集大批社會閑散人員恐吓、威脅我家人,更是多次圍堵小區出入口。”迫于無奈,胡文輝在2018年1月份和管理處一同向羅湖區規劃土地監察局(下稱“羅湖規土局”)反映鄰居的違建行為。在胡文輝反映、投訴了10個多月都沒人理會的情況下,多家媒體針對此事作了追蹤報道,2018年10月,羅湖規土局确認該戶存在違建事實,該戶業主在未取得《建築工程規劃許可證》的情況下擅自建設161.84平方米。之後,執法部門要求該限期(2019年6月)拆除違法建築,否則将強行拆除。

羅湖規土局稱,2019年11月6日,該局組織施工單位進場實施強制拆除,截至11月8日共拆除違建面積達114.59平方米。在拆除過程中,發現該别墅曆經開發商及上手業主多次改建,房屋結構與原竣工圖相差較大,其中主建築加建的第三層隔闆為室内結構連接闆,考慮到該處隔闆位于室内,未造成房屋整體增加建築高度或向外擴大建築面積,且如予以拆除可能對房屋整體結構形成安全隐患,該局認定别墅違建部分在強制拆除後,已基本恢複外觀原貌,對該案按程序予以結案。

但按胡文輝家人所述,羅湖規土局僅拆了約40多平米後就停下了,根本沒有所說的拆了110多平米。他們當時質問現場執法隊長羅某坤,之後也多次向該局副局長夏某濤等人詢問,但都沒有得到正面答複。在時隔一個多月後,才得到答複是不拆了,相關執法信息可以按程序申請信息公開。但在胡文輝家屬多次按規定遞交信息公開申請後,羅湖區規土局都以此案件正在辦理中等各種理由拒不公開。為此,胡文輝家屬隻好向鹽田區法院起訴,要求羅湖區規土局按照規定公開其執法信息,此案件正在審理中。

據了解,羅湖區規土局于2019年11月19日發出了羅規土監(2018)第2303号文件,稱該戶業主違法狀态已消除,決定解除對其不動産實施的權利限制,對此案做了結案處理。而胡文輝及家人表示,此前一直都對此事毫不知情。

羅湖區規土局稱,今年以來雙方再次激化矛盾期間,胡文輝家人向該局申請信息公開其鄰居别墅執行案卷信息,因屬于《信息公開條例》規定的“在案件辦理過程中形成的過程性信息”,該局依法不予以公開。

記者日前實地走訪時,羅湖區規土局有關人員稱,胡文輝所住别墅也存在違建情況。羅湖區規土局在給記者的書面說明中稱,胡文輝所住别墅于2016年初開始裝修,2017年10月左右入住,在裝修階段曾發生過多次違建行為,2016年的兩次違建都被蓮塘執法隊予以拆除。2017年底在樓頂後部再次新加建一處陽台,蓮塘執法隊調查完畢後于2018年1月作出限期拆除通知,但該棟别墅已入住,當事人一直拒不配合拆除。

對此,胡文輝家人說:“我們是于2017年1月份經蓮塘執法隊現場檢查合格後入住,之後沒有任何施工行為,何來違建?羅湖區規土局提供的違建圖片,我們都不知道哪來的?時間、地點都與事實對不上,可調衛星圖查證。”

“我們在這居住多年,和原鄰居也和睦相處,羅湖規土局所說的違建都是隔壁違建方為報複我們捏造的,即使有所謂的‘違建’,也是因為發展商和前任業主的曆史問題,我家房子沒有超出規劃紅線圖一寸,測繪面積比房産證面積大是開發商贈送等曆史原因造成的,如果這是違建,為什麼開發商贈送給鄰居的面積不算違建?那山莊所有住戶開發商贈送的面積算不算違建?羅湖規土局這不是雙重标準嗎?”胡文輝家人反問道。而對于胡文輝家人投訴的鄰居違建,羅湖區規土局稱,2018年6月,該局正式承接全部查違執法職權後,高度關注别墅區違建問題,加強執法管控,其鄰居别墅未再發生新增違建問題,并對已建成的違建部分立案調查。

胡文輝家人對該說法回應稱,在2019年規土局發出處罰決定書後鄰居還繼續違建到年底,期間,羅湖規土局還曾在媒體曝光違建後對其鄰居停水停電,并且還派羅某坤到小區強迫管理處放行違建材料。在2019年5月,該局副局長夏某濤也曾在違建現場當着媒體記者稱對方是有違建施工的,“但不論新、舊違建,就是貼了黃金我都拆完”。胡文輝家人還提出質疑,其鄰居是正在違建施工,投訴違建十個多月之久,為什麼規土局不立案調查,反而僅憑對方的誣告就先對我正常住家立案調查?

目前,胡文輝家屬已經就室外恢複一事向羅湖區法院申請了強制執行,羅湖區法院于9月21日依法立案執行。在執行中,被執行人已按生效文書支付申請執行人房屋損壞賠償金人民币30餘萬元,另外恢複房屋原狀暫時無法完成。

羅湖區法院稱,該院執行人員督促被執行人履行義務、恢複原狀,被執行人提出如其自行找人修複,可能難以令申請執行人滿意,使修複工作、恢複原狀難以完成。故提出由申請執行人找相關房屋修複公司勘察現場并制定修複方案,如雙方對方案無異議,則交由修複公司施工,費用由被執行人承擔。随後,該院将被執行人提出的房屋修複方式轉告申請執行人,其表示同意。目前正在等待申請執行人找相關房屋修複公司勘察現場并制定修複方案,提交該院轉由被執行人确認後,由施工單位完成施工、恢複原狀。

“違建方在法院判決後賠償了室内損失部分,但那些錢實際上都不夠維修用度。”胡文輝家人表示,通過調解達成諒解不是不可以,從息事甯人的角度出發,胡文輝老人兩次住院,我們都沒有找違建方讨說法,但最讓人氣憤的是,羅湖區規土局提供的違建方調解方案,不僅沒有達到法院“恢複室外原狀”的判決要求,反而在違建基礎上變本加厲擴大違建面積,沒有絲毫的調解誠意。

胡文輝家人稱,整件事情的核心問題是規土局沒有按規定拆除其鄰居違法建築,執法不公。為了避免區規土局既當運動員又當裁判員,建議政府組織其他職能部門成立聯合調查組,揭開事實真相。

記者在發稿前曾試圖聯系違建方采訪未果,在實地走訪時其家門緊閉,羅湖規土局有關人員表示,違建方女業主因癌症住院。

目前,違建方處于停工狀态。

責任編輯:徐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