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絡通訊社

孟雲飛:惡其人遂薄其書

來源:中國網絡通訊社 發布時間:2021-07-09

在我國書法史上,“惡其人遂薄其書“是一種非常普遍的現象,按照儒家思想的行為規範,凡是存在着道德人格缺陷的書法家都會受到後人的指責和批判,因而對其書法成就的評價就會大打折扣。

宋代書法史上産生的“蘇黃米蔡”四大家到底都是誰呢?前三家為蘇東坡、黃庭堅、米芾确信無疑,而“蔡”究竟是蔡襄還是蔡京,對此曆來就有一些争議。蔡襄和蔡京二人都是福建遊縣人,蔡京是蔡襄的堂弟。蔡襄(1012-1067年),字君谟,為人忠厚、正直,講究信義,辦事認真,敢于诤谏且學識淵博,書藝高深,蔡襄書法以其渾厚端莊,淳淡婉美,自成一體,其人品書品均受到當時君臣世人的敬重。蔡京(1047—1126年),字元長,北宋權相、大奸臣,以貪渎聞名,但他的藝術天賦很高,時有“才子”之稱,在詩詞、書法等領域都有很深造詣。與蔡襄相比,蔡京的書法藝術水平雖然很高,但因為他的人品為世人唾棄,故後人都比較一緻地将“蔡”确指為蔡襄。明人王绂在其《書畫傳習錄》中載:“世稱宋人書,則舉蘇、黃、米、蔡,蔡者謂京也,後世惡其為人,乃斥去之,而進端明書焉。端明在蘇、黃前,不應列元章後,其為京無疑矣。”與王绂同一時期的張醜也有同樣的說法。盡管蔡京在書法上取得了相當的成就,筆法姿媚,非蔡君谟可比,然而後人因為鄙薄其為人所以也就輕視其書法了。元代的鄭杓在其《衍極》中因為蔡京是奸臣,便認為他的字“悍掩奸傀見于顔眉”,“知其千載之下,使人掩鼻而過也。”通過以上幾個例證,就會明白人們之所以讓蔡襄取代蔡京的原因了!

蔡京書法

在中國書法史上有“顔柳歐趙”楷書四大家之說,其中顔真卿、柳公權和歐陽詢是唐代的大書法家,唐朝是一個輝煌的時期,尤其是楷書法度的完備達到了高峰。而宋末元初的趙孟頫能與此三人相提并論,這足以證明趙氏書法成就的高超。盡管趙氏書法高妙,但因為他是宋朝王室後裔卻仕了元朝,被說成氣節不保,所以後人認為趙孟頫人格上有缺陷,進而就說他的書法軟滑無骨力,滿幅通篇的“媚俗之态”。後世諸多對趙孟頫書法的指責與否定,很多已經超出了筆法、結體、布局等書法藝術本身的範疇了。傅山十分鄙視屈節仕元的趙孟頫,對其為人的鄙薄導緻了對其書法的否定。傅山在《字訓》中明确表達了自己的觀點;“予極不喜歡趙子昂,薄其人遂惡其書”,又在《作字示兒孫》詩文中諄諄告誡自己的子孫後代要“作字先作人,人奇字自古”。還發出了“須知趙都是用心于王右軍者,隻緣學問不正,遂流軟媚一途,心手之不可欺也如此,危哉!危哉!”這樣的感歎。傅山認為一個品行不正的人,則會“心術壞而手随之”,是不會寫出令人珍視的好作品的。類似的對趙孟頫書法否定的人還有很多,如清人馮班的《鈍吟書要》中雲有這樣一句話:“趙文敏為人少骨力,故字無雄渾之氣。”在他看來趙孟頫之所以屈節仕元,正是因為其人缺乏骨氣,而一個缺乏骨氣之人,其書法風格自然軟媚無力。

秦桧書法

類似的現象在中國書法史上是很多的,像宋代的秦桧、明朝的張瑞圖、清代的王铎等等,字雖然寫得都相當不錯,但後人對他們的評價卻都頗有微詞。究其原因所在,依然是“薄其人遂惡其書”所緻。

 image014

孟雲飛:博士後、教授,書畫評論家。

責任編輯:徐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