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絡通訊社

劉旭明40億詐騙案永遠沒有結束的騙局

來源:百姓之聲 發布時間:2019-12-30

 中紀委監察委、掃黑除惡辦、陝西省紀委監察委、榆林市紀委、監察委等相關單位。

 我們是劉旭明四十億集資詐騙案,楊卡柱、侯曉軍等1000多名受害人。

     受害人名單:

今天,我們實名向上級部門舉報陝西省、榆林市、神木市三級人大代表劉銀娥(劉已于2017年免去陝西省人大代表職務)。

神木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劉旭明詐騙案專案組組長高文廣。

原神木市公安局局長周吉斌(已去世)。

神木市錦界工業園區北元化工原法定代表人王鳳君。

目前,劉旭明詐騙案經榆林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7年9月在靖邊縣開庭,由榆林市人民檢察院公訴,于2018年7月2日宣判無期徒刑。劉旭明上訴至省高院重審,經過一年多時間審核,劉旭明案近日發還榆林市重審,但其中的騙局永遠沒有結束......

2011年劉旭明以在内蒙阿拉善盟收購了一巨大煤礦為名,實施了集資詐騙、合同詐騙、詐騙,涉案金額高達40億元,在起訴中落實詐騙金額近16億元,直接和間接受害人達1000多人,其中神木市公安局安保大隊政治教導員張英,被騙1800萬元之後,無法還清債務逼迫自殺!神木二中教師王和平被騙8000多萬元,在多人圍門讨債下自殺身亡!

多名受害人上訪、上書,背景離鄉,生活苦不堪言,公安局卻以上訪“罪”抓捕受害人坐牢。這一切的悲劇都是由劉銀娥、周吉斌、高文廣、王鳳君等人造成。

 省人大代表劉銀娥及黑色保護傘下的罪惡勾當

 劉銀娥是省市縣三級人大代表,陝西銀潮礦業集團董事局主席,神木市市長聯絡員,全國三八紅旗手,陝西省工商聯執委,在衆多光環的籠罩下,官商勾結已是手到擒來之事。

2012年11月20日,劉旭明詐騙案受害人高炎碔向神木市公安局經濟犯罪偵查大隊報案(高炎碔父親高崇飛是神木市人大主任,此案其實是高崇飛本人給偵查大隊打的招呼),接警人張光榮。

高炎碔稱2012年4月份他經朋友王鳳義認識了劉旭明,當時劉旭明稱他在内蒙阿拉善盟有一個煤礦,名為石陀山煤礦手續齊全,并提供了煤礦的六證複印件,雙方簽訂了一份合作協議書,高炎碔給劉旭明的石陀山煤礦入股1億元,高炎碔分四次給劉旭明支付6000萬元的入股款,劉旭明給高炎碔開了一份入股條:“今收到高炎碔交來阿左旗石陀山煤礦入股款人民币壹億元整,收款人劉旭明、日期2012年4月16日。”之後高炎碔多次詢問劉旭明煤礦開采情況,劉隻是推托,高炎碔發現這是一個騙局才報案,高炎碔報案後,又給一些受害人打電話讓很快報案。

神木市公安局初查符合立案條件,經局領導指示批準,立為合同詐騙案偵查。

2012年11月22日,劉旭明被正式立案偵查。由公安局尚登舉在接受刑事案件登記表上簽字。

 然而,不可思議的是已被立案偵查的劉旭明在時任公安局長周吉斌和高文廣的授意下,與劉銀娥合謀在2012年11月30日劉旭明被劉銀娥取保候審,劉旭明出來後轉移了所有資金和财産。其中80輛豪車〔有勞斯萊斯、賓利、法拉利、路虎等〕和多處房産不翼而飛,給劉銀娥的小額貸款公司就轉了6億多元人民币。

這時,被騙的大多數受害人如夢初醒,紛紛向神木市公安局報案,要求逮捕劉旭明歸還被騙的血汗錢!直到2013年3月13日,在外面自由了4個月零13天的劉旭明,在受害人強烈要求及輿論的施壓下,才又于當日拘留。

2014年4月19日,神木縣檢察院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七十八條規定,決定由神木市公安局以涉嫌集資詐騙罪将劉旭明正式逮捕。

 此時多數受害人上訪、上書,圍堵市委等激烈情緒如排山倒海之勢,神木市公安局專案組不得不公開向社會公告,公告稱:嫌疑人劉旭明因涉嫌集資詐騙罪被逮捕,案件已進入起訴階段,限未報案的受害人于2013年6月20日前報案,逾期視為放棄權利。

劉銀娥在劉旭明被拘留之後直接接管了劉旭明的神泰礦業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職位,并且承擔了劉旭明的很多債務。高炎碔的6000萬元入股款(劉旭明給打了一個億的入股條),劉銀娥用上河煤礦4千萬元股份相抵,上河煤礦四千萬的股份就值一個多億。其中的厲害關系就是:高崇飛是神木市人大主任,劉銀娥是人大代表,相互利用心照不宣!受害的隻是老百姓!随後劉銀娥還給許多有影響的人變更了入股的條據,并和黑社會分子郭某指使常用的四、五十個黑社會成員,威脅逼迫受害人,要求給劉旭明寫諒解書,劉銀娥在此詐騙案中其實也就是共同詐騙,賺得盆滿盅溢,她用這些詐騙到的錢到處投資,在官方保護下又安全着落,能量之大,不言而明。在依法治國的今天,掃黑除惡,打傘破繭,劉銀娥不僅是一個罪犯,還是一個黑社會的保護傘。一個三級人大代表,代表的是正義還是邪惡?此人不掃,還在掃誰?受害人将拭目以待!

 高文廣渎職犯罪、釋放罪犯無人問津

 公安局的保護傘牢不可破,在劉旭明的詐騙案中,官的權利遠遠大于商,相互勾結、相互得利。神木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劉旭明詐騙案專案組組長高文廣在此案中渎職犯罪、濫用職權、玩忽職守,釋放罪犯劉旭明,緻使罪犯劉旭明有足夠的時間轉移犯罪财産,是劉旭明案的特殊保護傘,造成受害人幾十億的經濟損失和兩個人的寶貴生命。

在他這個專案組組長的帶領下,四十億詐騙款僅僅查到10萬元人民币和16輛普通廢棄轎車,可謂成績不小!

榆林市公安局專案組接手劉旭明詐騙案之後,很快查出4500多萬元現金,北京一套價值幾千萬的房産,長春的房産、烏海的房産、神木的别墅等資産,這不得不讓人聯想到神木市公安局周吉斌、高文廣等專案組成員撈了多少好處?這明顯就是劉旭明非法集資詐騙40億并逃避打擊的保護傘,是渎職犯罪,所有受害人強烈要求嚴肅查處損害人民利益的毒瘤!     

 劉旭明在北元化工的1.2億元入股款不翼而飛 

劉旭明用各種手段詐騙來的錢在官商勾結之下,到現在許多錢都無法落實,但他明知會有出事的一天,給自己的退路又多留了一步。劉旭明将其中一筆詐騙款1.2億元入股神木市錦界工業園區北元化工原法定代表人王鳳君名下,劉旭明在法庭上親口說他在北元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入了1.2億元的股(有錄音為證),檢察院公訴時也查出劉旭明在北元化工确有此股。

 2013年神木市公安局成立的專案組,在高文廣的帶領下查明劉旭明給北元化工廠打款八千多萬元(其他的款是由他和王鳳君私下轉帳)。榆林市專案組在此期間也将王鳳君北元化工廠的股份查封,并将王鳳君拘捕到案,但是拘捕3天之後又無罪釋放,而釋放之後劉旭明給王鳳君北元化工的入股款也就無形中消失了。

随後王鳳君又将自己在北元化工的股份轉給了陝西恒源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讓恒源集團占北元化工31.66%的股權,難道王鳳君是掮客麼?

劉旭明詐騙受害人的血汗錢,專案組已查封,卻又怎能抵賬?是誰給了高文廣及專案組這麼大的權力?是誰給了王鳳君這麼大的權力?難道他們早就知道了北元化工的含金量?

果然,2019年6月5日北元化工正式上市,上市後的股值增值7元左右,劉旭明的1.2億元已升值為8.4億元。

因此,我們受害人強烈要求将劉旭明在北元化工廠8.4億元的股份追繳給受害人,也能解救多少個頻臨絕望的家庭。

劉旭明所犯的集資詐騙案,合同詐騙案、詐騙案三罪并罰,已判處無期徒刑,我們受害人懇請詐騙犯劉旭明永遠不得減刑。涉及此案的高文廣、劉銀娥、王鳳君等人一定要嚴懲。

這些社會垃圾不除,不足以平民憤!法律的尊嚴又何在?我們相信正義永遠不會遲到,我們全體受害人将誓死維權到底!

責任編輯:百姓投訴